古代高官“傍大款”轶事:唐朝宰相靠婚事捞钱

 《红楼梦》第四回写道,金陵应天府门子对新到任的知府贾雨村说:"如今凡做地方官的,都有一个私单,上面写的是本省最有权势极富贵的大乡绅名姓,各省皆然。倘若不知,一时触犯了这样的人家,不但官爵,只怕连性命也难保呢!"这是对古代官员为何要"傍大款"的极好说明。对当官的来说,与富人交往须注意,不可一意交结富人,不可与他们拉拉扯扯,否则易于为他们所用。富人想用手中的钱,换你手中的权,你不加防备,抵御不了,就势必栽倒。

  1 包拯秦桧 对待富人的不同态度

  富人喜欢巴结官员。有的有“眼光”的富人,还喜欢巴结在他看来大有发展前途的读书人。在这方面,包拯为古代官员树立了一个极好的典型。

  北宋包拯还在读书时,就遇到过想“结秀才缘”的富人。据明代何良俊《四友斋丛说》一书,朱熹论及交际之道时,说到祖上有一本杂记,那上面记载着包拯的事迹。包拯与李某同在一座寺庙中读书,每次出入,必从一富人门前经过。二人从未去见富人。一天,富人守候在门口,等二人路过,邀请他们进去坐坐,被二人婉拒。过了几天,富人又邀请二人,还要招待酒食,因富人显得很殷勤,李某动了心,想进富人家门。包拯严肃地对李某说:他是富人,我们日后或许会成为州郡长官。今日滥交富人,他日能不为富人利用吗?二人终于没有进富人之门。包拯是庐州合肥人,过了十多年,他果然当了家乡庐州的知州。

hgjhk,_副本.jpg

网络配图

  早年有意笼络包拯的那位富人,在包拯就任知州后,若想跟包拯拉拉扯扯,一定会碰壁。包拯曾任开封知府,官至副枢密使。《宋史·包拯传》说:“拯为开封,其政严明,人到于今称之。”又云:“拯立朝刚毅,贵戚、宦官为之敛手,闻者皆惮之,人以包拯笑比黄河清……京师为之语曰:关节不到,有阎罗包老。”朝中有了包拯这样刚正的官员,那些王公贵戚、宦官,一个个都收敛了。民众都寄希望于铁面无私的包拯。包拯谢绝亲戚、同乡、故人等上门,也不与他们交往和通信。他立下家规:后世子孙当官有犯贪赃罪的,不得回到老家,死了不得葬到包家墓地。南宋宰相秦桧则是另一种典型。宋代周密《齐东野语》一书说:秦桧走上仕途前,曾经去一富人家,要求资助。富人给了他五千钱,他要求再加一点,富人没有答应。富人的家庭教师曹泳在旁,拿出了富人给的“束修”——两匹绢。秦桧得了钱,又得了绢,这才离开。秦桧和包拯,两种人品,两种境界。秦桧这样的人能为富人所利用;而富人要想利用包拯为自己谋利,没门。

  2 隋朝开国功臣刘昉 广交富商大贾

  在隋文帝杨坚夺取北周国柄,取静帝而代之的过程中,刘昉立有 “定策之功”,拜上大将军,封黄国公,前后赏赐巨万。刘昉自恃其功,颇有骄色。此人特别贪财,《隋书·刘昉传》这样写他:“然性粗疏,溺于财利,富商大贾朝夕盈门。”他专喜结交商人富豪。他家座上客,除了官员,就是富商,而且从早到晚,满屋子都是富商,可见“盛况空前”。在中国古代,包括隋朝,商人的社会地位低下。商人即使富可敌国,高官刘昉与他们也不属同一社会等级,地位高下悬殊,为何刘昉不但不鄙视他们,反而特别有兴趣与他们交往呢?人们有理由怀疑刘昉有利益上的考量。他爱的不是富商,而是富商的钱。商人到他门上来,很有可能是来“寻租”的,即用金钱换取他的权势的庇护。其实刘昉根本就不差钱。他官位、爵位很高,俸禄很多,杨坚前后赏赐他的财物数量极大;但钱对他来说,总是多多益善。

1601923_500x500_副本.jpg

网络配图

  为了牟利,他竟在首都粮食匮乏、居民普遍挨饿之时,不顾杨坚的禁酒令,“使妾赁屋,当垆沽酒”,让其爱妾租下门面房,开起了酒店,发国难财。有人弹劾刘昉,说他职位很高,“厚禄已淹”,俸禄多了去了,应该知足了。然而他却“规麴糪之润,竞锥刀之末”,像商人一样追逐酒的利润,追求微末之利(相对于巨万赏赐和极高俸禄,酒的利润还是小的),若不查究,何以整肃官场?杨坚可能是念及刘昉的昔日功劳,下令不予追究,放了他一马。在登基之前,杨坚就渐渐疏远了刘昉。刘昉自以为立下了开国首功,后被疏远,心中既惴惴不安,又大为不满。于是怨气日盛,与梁士彦、宇文忻搞到一起,开始时只是发发牢骚,后来竟图谋反叛。东窗事发,刘昉及梁士彦、宇文忻都被处死,家被查抄。三家所有财物都被搬到皇宫射殿,杨坚身着素服,命大臣们拿起弓箭,任意射取财物,谁射中,谁就搬回家。杨坚想用这种特殊的做法,让大臣们吸取刘昉等人贪腐、谋反、自取败亡的教训。杨坚独创的这种“廉政教育”方式,效果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3 唐朝宰相许敬宗 嫁女娶儿媳挣大钱

  唐朝的许敬宗从涟州别驾一直做到宰相,可谓青云直上。但他被世人认为是一个大奸臣,宋朝宋祁写《新唐书》人物传时,将他列入《奸臣传》。许敬宗其人,最典型、最精彩的一段台词,是在唐高宗武则天为后的关键时刻说的。他说:庄稼汉多收了十斛麦子,就想换妻子。天子富有四海,想立一皇后,臣下说不可以,有什么道理?他的一席话,使高宗下定了废王皇后、立武则天的决心。许敬宗“于立后有助力”,高宗满意,武则天更满意,投桃报李,不久许敬宗被提拔为宰相。许敬宗爱财如命,为了敛财,不惜把自己的女儿当作商品。《新唐书》说:“敬宗饕沓,遂以女嫁蛮酋冯盎子,多私所聘。”“饕沓”,贪得无厌。刘肃《大唐新语》则说:敬宗“又纳资数十万,嫁女与蛮首领冯盎子及监门将军钱九陇(子)”。“九陇本皇家隶人,敬宗贪财,与之婚姻,曲为九陇叙其阀阅。”许敬宗将一个女儿嫁给富豪冯盎之子,又将另一个女儿嫁给本是皇家奴仆、后升监门将军的新贵钱九陇的儿子,动机也是贪图钱财。他嫁两个女儿,得到聘金数十万。

download_副本.jpg

网络配图

  不但如此,许敬宗为儿子娶妻也要捞一把。“敬宗为子娶尉迟宝琳孙女,多得赂遗”。人家儿子结婚赔钱,他家赚了大钱。在唐代,婚姻讲究门当户对,而且十分看重门第。京中高官许敬宗嫁女于岭南酋长的儿子及原皇家奴仆之子,当时的人不可理解。于是,有关部门弹劾他,说他为图钱财不惜将女儿远嫁酋长之子。他被降为郑州刺史。

  许敬宗既贵且富,不缺钱花。除了俸禄及朝廷的赏赐外,还有很多“黑色收入”。他先后担任过多种官修史书的主编,前后所得赏赐不可胜记。他还不满足,利用编书之职收受贿赂。编书还能受贿?当然能。他在书中给人立传,传主家贿之以重金,他就为人家玩“曲笔”,歪曲事实,过错写成功劳,丑的写成美的。酋长庞孝泰率兵参加对高丽的战争,此人怯懦,吃了败仗,受到敌方嘲笑。许敬宗接受了庞孝泰馈赠的钱财,昧了良心为其美言,说他屡屡破贼,唐朝将领称得上骁勇的,只有苏定方与庞孝泰二人。他的亲家钱九陇,原本是唐高祖的奴仆,许敬宗为他捏造光荣的门第、显赫的功劳,还将他与有名的大臣刘文静等合传。

  许敬宗生活奢靡,日常开销极其浩繁。“营第舍华僭,至造连楼,使诸妓走马其上,纵酒奏乐自娱”。他的府第特别豪华,超过了朝廷规定的官员住房规格。他家楼连着楼,他让歌妓们在“连楼”上跑马。为了过这样的奢华生活,许敬宗自然要变着法子捞钱。儿女婚嫁成了他捞钱的理由,编书成了他捞钱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