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神波塞冬的神殿:神秘大西洲究竟在何方

  两千多年来,关于大西洲的神话传说一直刺激着全人类的想像力。关于这个神话传说已写了数千本书、上千篇文章以及科幻长篇小说和话剧,还创作了戏剧和电影。全世界的科学家已经分析对比了各种不同的历史资料,关于大西洲似乎已没什么新东西可说了。但是考古发掘资料和地中海地质学研究却为从另一角度研究大西洲问题提供了可能。新的科研事实更能真实地证明阿特拉斯是什么,他们住在什么地方,发生了什么样的地质灾难,以至于他们的国家也毁灭了。 

1_副本8.jpg

  图片来源于网络

  人类首次认识大西洲是从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的对话集《蒂迈欧篇》和《克里提阿斯》开始的。关于大西洲的故事是由柏拉图的祖先祭司、旅行家兼哲学家梭伦从埃及传过来的。这个故事一开始是一代代口授相传的,付诸书面记载已是梭伦到访埃及后两百年的事了。 

  公元前15世纪地中海东部的巨大灾难已不可能在古老的传说和历史文献中找到线索。有的人毫不怀疑大西洲的存在,有的人则完全否定它的存在。亚里士多德的著名论断“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恰好与大西洲有关,因为著名的哲学家并不相信大西洲的存在。在柏拉图讲述了古老的事实或叫传说后,历史学家普卢塔克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思考。但古代的科学家也没达成一致意见:老普林尼和地理学家斯特拉波认为柏拉图的故事是杜撰出来的;而波塞唐纽斯却在自己的《地理学》中提到了大西洲;历史学家阿米亚努斯·马尔塞利努斯却把大西洲的毁灭作为一件真实历史事件来描写。  

2_副本8.jpg

  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叙述埃及祭司时,柏拉图在《蒂迈欧篇》对话中写道,在大西洲岛上有一个伟大而恐怖的国王专制王国,它的势力范围不仅覆盖大西洲岛,而且也覆盖了其他岛屿,还统治了一部分大陆。该岛本身的历史是从宙斯、哈得斯和波塞冬三兄弟神分割土地开始的。波塞冬抓阄抓到了大西洲岛。那时大西洲岛上只住着一家三口:由地球而生的丈夫叶甫诺尔,妻子列夫吉帕和他们美丽的女儿克莱托。波塞冬爱上了克莱托并娶她为妻。克莱托生了五对双胞胎,他们是大西洲上最初的十位国王。

  为使敌人不能侵犯岛屿,波塞冬是第一个进行岛屿加固工作的人。在一个平缓隆起的小土丘周围,一个接一个地挖了三个水圈和两个土圈①。大西洲人在岛上做了大量工作。在挖这些环绕古老母亲城的圆圈之前,他们架了很多桥,修了通向王宫的路……他们由海边开始到最外面的圆圈挖了一条宽30米、深40米的运河,他们就这样开通了从海边到最外面那个圆圈的通道,就像通往港湾一样,而出口被加宽到即使最大的船也能驶入。 

  环绕大西洲及环绕被同心圆圈包围的内岛的三堵石墙都用金属镶了边:外面圆圈的墙用的是铜,中间圆圈的墙用的则是银锡制品,而最里面环绕卫城的墙则包了一层闪闪发光的金。与柏拉图的叙述相同的是在卫城的正中央有一座金墙围绕的寺庙——克莱托-波塞冬庙。该神庙有40米长,30米宽,高度则是长宽之和的1/2。庙的外表覆盖了一层银,角上的柱子则包了一层金。庙的里面也同样富丽堂皇:天花板是象牙做的,并刷上了金、银和钒。 

3_副本8.jpg

  图片来源于网络

  庙里有一座巨大的金色神像。神像站在战车上,头触及天花板,驾驭六匹飞马,飞马周围全是骑在海豚上游动的沙蚕。这是波塞冬山丘上最古老的建筑物,被当作最宝贵的圣迹保存了下来,只有国王和他们的近亲才能进到里面。

  在王宫修建之前,寺庙是克莱托和波塞冬的住所。在一开始还没有任何其他建筑物的时候,寺庙是不可接近的,因为它建在非同一般的高处。随着时间的推移,出现了大小远远超过寺庙的新建筑,但寺庙仍然处于中心地位。它已成为太阳的化身、伟大的圣所。当日月星辰照耀寺庙时,其外围的金墙与光线交织发出的光晕,不仅首都居民能看得见,而且从大洋彼岸来的客人也能看得到。后来在卫城上建起了王宫。柏拉图在他的对话集中并没明确指出宫殿的位置。“宫殿一开始建在神和他们的祖先居住的地方”,也就是在离克莱托-波塞冬庙很近的地方。宫殿的主楼很可能位于寺庙的西南面。而宫殿的第一批房屋可能是从南面开始修建的,因为这一面朝向无垠的大海和大西洲的主要港湾。 

  宫殿的所有建筑都彼此相连,成为一个整体。它们形成一座巨大的迷宫:开放的与封闭的小院,寺庙,蓄水池,接待大厅,住房和储藏室。除了基本的防护墙,宫殿所有的建筑还有不高但却坚固的围墙加以保护。因此,宫殿不仅是“城中城”,而且也是“堡中堡”。 

4_副本.jpg

  图片来源于网络

  宫中还有很多需要加以保护的地方。护卫既可以安排在大门塔楼附近,也可以安排在卫城构造繁复的上坡处,也可以安排在楼梯下,还可以安置在附加防御墙旁,而王宫大门的保护是最集中、最主要的。由此柏拉图写道:“忠诚一些的长矛兵被安排在更靠近卫城的地方,而他们中最可靠的则会被派到紧靠国王住处的内卫城去。”每一位新国王都会扩建和修饰王宫,他们每个人都竭力要超越自己的前一任国王,因此,当人们看见这座建筑物时,都不得不惊叹于它的宏大。

  当然,大西洲的国王是不可能不沐浴的,因此,他们在卫城内修建了无数的浴室。寺庙的附近开凿了两眼取之不尽的泉水:南面的那眼是热水,北面的那眼为冷水。水量充足丰富,不仅味道甘甜,而且能防病治病。每一眼泉水四周都修有围墙,泉水四周种上了“适合在这种水质中生长的树木”。

  每个浴室都根据其用途进行装饰和布置。许多浴室都是露天的,它们主要在夏天使用,并专门辟出了男用和女用浴室,另外还有马和驮畜的专用浴室。这些浴室稍有点儿像阁楼,因而它们同时也就成了日光浴室、休息室、运动室和娱乐室。大西洲上多余的水用来浇灌波塞冬的圣树林,由于土壤肥沃,树林长得“异乎寻常的高大和美丽”。

  这座神奇的宫殿,到底在大西洋的那个地方静静地散发着自己的光芒呢?我们还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