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金莲遭人嫉恨 为何那么多的人为她鸣冤

  潘金莲是个可怜的女人,只要想想那么楚楚动人的一个人,先是被张大户纠缠住不放,因为不上张大户的当,被逼着嫁给了武大郎,本想就这样慢慢度过一生,无意邂逅了武二郎,可惜武二郎不解风情,便投入了西门庆的怀抱。

  西门庆和潘金莲搞在一处,又撺掇潘金莲把武大郎毒死了。书上写道:听那更鼓时,却好正打三更。那妇人先把毒药倾在盏子里,却舀一碗白汤,把到楼上,叫声:“大哥,药在那里?”武大道:“在我席子底下枕头边。你快调来与我吃。”那妇人揭起席子,将那药抖在盏子里,把那药贴安了,将白汤充在盏内,把头上银牌儿只一搅,调得匀了,左手扶起武大,右手把药便灌。武大呷了一口,说道:“大嫂,这药好难吃!”那妇人道:“只要他医治得病,管甚么难吃。”武大再呷第二口时,被这婆娘就势一灌,一盏药都灌下喉咙去了。那妇人便放倒武大,慌忙跳下床来。

1.jpg

网络配图

  武大哎了一声,说道:“大嫂,吃下这药去,肚里倒疼起来。苦呀!苦呀!倒当不得了!”这妇人便去脚后扯过两床被来,匹脸只顾盖。武大叫道:“我也气闷。”那妇人道:“太医分付,教我与你发些汗,便好得快。”武大再要说时,这妇人怕他挣紥,便跳上床来,骑在武大身上,把手紧紧地按住被角,那里肯放些松宽。

  有人说:“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两般皆是可,最毒妇人心。”果然如此,此时的潘金莲也着实令人恼恨:

  其一,假意给大郎端茶送药,其实有害大郎之心。那妇人先把毒药倾在盏子里,却舀一碗白汤,把到楼上,叫声:“大哥,药在那里?”武大道:“在我席子底下枕头边。你快调来与我吃。”

  其二,是做贼的感觉,因为选择的时间是半夜,此时正是夜深人静,潘金莲做坏事,唯恐别人察觉,这也是历来做坏事人的共同特点。不过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在隐蔽的事情只要自己去做,就可能坏菜,潘金莲想的不错,不过总有做错的时候。

2 (9).jpg

网络配图

  其三,大郎感觉味道不对,潘金莲没有收手,反而变本加厉。左手扶起武大,右手把药便灌。武大呷了一口,说道:“大嫂,这药好难吃!”那妇人道:“只要他医治得病,管甚么难吃。”武大再呷第二口时,被这婆娘就势一灌,一盏药都灌下喉咙去了。

  其四,唯恐武大郎不死,潘金莲做了最惹人恨的事情,当然也触及了国家的法律。那妇人便放倒武大,慌忙跳下床来。武大哎了一声,说道:“大嫂,吃下这药去,肚里倒疼起来。苦呀!苦呀!倒当不得了!”这妇人便去脚后扯过两床被来,匹脸只顾盖。武大叫道:“我也气闷。”那妇人道:“太医分付,教我与你发些汗,便好得快。”武大再要说时,这妇人怕他挣紥,便跳上床来,骑在武大身上,把手紧紧地按住被角,那里肯放些松宽。最终的结果便是武大郎被毒死。

3.jpg

网络配图

  中国人比较重视伦常,所谓一夜夫妻百日恩,大概因为偷情这件事让潘金莲对武大郎是可忍孰不可忍,才让潘金莲动了杀机。不过小潘杀了武大郎,从来都没有后悔,每日和西门大官人坐在一处,饮酒取乐,好不快活。哪里晓得大郎的痛楚。不过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武松来了,潘金莲和西门庆的好事也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