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风流才子有一个最大胆!竟敢与皇帝争情人

  宋朝建国之初确立了与文人士大夫共治天下的基本国策,崇文抑武带来的是武备的相对孱弱,和文人的相对张狂。在这种氛围下,宋朝文人文多姿,人多情,许多文人遂以风流闻名于世。北宋最著名的“情圣”,要数以下几位:

3a090002b49e63bbf8fa.jpg

网络配图

  知己最多的“情圣”柳永:柳永(约984—约1053),原名三变,字景庄,后改名柳永,字耆卿,因排行第七,又称柳七,福建崇安人,北宋著名词人,婉约派代表人物。柳永一生多情,青楼知己无数,陈师师、赵香香、谢玉英,个个色艺双绝,都把柳永当知交。她们唱道:“不愿穿绫罗,愿依柳七哥;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不愿千黄金,愿得柳七心;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

  因多情而让名声受到最大玷污的“情圣”欧阳修:欧阳修(1007-1072),字永叔,号醉翁六一居士,吉州(今江西省吉安)人,北宋政治家、文学家,官至翰林学士、枢密副使、参知政事,“唐宋散文八大家”之一。据说,欧阳修曾与“外甥女”张氏有染,不过双方并无血统关系,是欧阳修妹夫的前妻所生。张氏嫁给欧阳修的堂侄,以后又和家里的仆人私通,事情败露后,被告到开封府审理。公堂上,张氏供出与欧阳修有私情。欧阳修百般辩解,最后虽以“查无实据”了事,但在名声上却受到了最大玷污。

  最有精力的“情圣”刘几:刘几(1008—1088),字伯寿,洛阳人,宋仁宗朝进士,音乐家,曾通判邠州,知宁州。宋英宗时为秦凤总管。宋神宗时以秘书监致仕。刘几一生风流,年轻时好狎妓,经常穿行于烟花柳项。晚年,刘几辞官,结庐嵩山玉华峰下,自号“玉华庵主”,年逾七十岁时,还娶了两个美妾,一曰芳草,一曰萱草,可谓“老夫聊发少年狂”。

3e5a0003801f19f5cb5a.jpg

网络配图

  让人最痴狂的“情圣”秦观:秦观(1049—1100),字少游,一字太虚,江苏高邮人。北宋文学家、词人,被尊为婉约派一代词宗。宋神宗元丰八年(1085)进士。曾任太学博士(即国立大学的教官)、秘书省正字、国史院编修官,与黄庭坚、晁补之、张耒号称为“苏门四学士”。

  秦观官场得志,情场也得意,虽然他与苏小妹的故事纯属杜撰,但许多歌女对他一片痴情却是千真万确。长沙有一歌女,平生也酷爱他的词,每得一首就抄下来,反复唱。有一回,秦观路过长沙,歌女缠着母亲,要她代表自己向秦观表达愿意托付终身的心意,母亲被缠得没法,只好红着脸向秦观去说,被婉言谢绝。后来,秦观去世,歌女遂上吊殉情。

31e70002b5f48c875f3b.jpg

网络配图

  胆子最大的“情圣”要数周邦彦:周邦彦(1056—1121),字美成,号清真居士,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北宋著名词人。有轶闻说,周邦彦与当时的青楼花魁李师师往来密切,然而李师师又是宋徽宗的情人。有一次,宋徽宗生了点小病,李师师以为他不会来了,就悄悄地约了周邦彦。哪知道周邦彦刚到不久,宋徽宗就来了。

  情急之下,周邦彦赶紧钻到床下躲起来。宋徽宗特地给李师师带来了江南新进贡的鲜橙,李师师亲手剥了鲜橙二人分食。宋徽宗走了以后,周邦彦钻出来,把他听到的写成了一首《少年游·并刀如水》,后来周邦彦因此贬官。敢泡皇帝的马子,胆子确实不小。